探访江夏方舱医院 武汉最后2家方舱医院休舱
来源:探访江夏方舱医院 武汉最后2家方舱医院休舱发稿时间:2020-04-01 20:43:18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进一步排队等候检测的人很多,工作人员首先会核实旅客身份等基本信息,再询问有无症状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ORA酒店大堂,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为隔离人员分配房间。

从巴黎到首尔,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,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,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得以坐地铁回家,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。

作为律师,在家工作和在办公室工作,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还是面对同样的客户,完成同样的工作量。最大的不同的是,客户咨询我们的问题变了。现在,很多客户都来询问终止合同相关的问题。显然,在疫情这个不可抗力因素影响下,许多贷款合同和工程合同都要被终止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查点“全副武装”的医生。

在家办公后,我和女友相处的时间更多了。但有的同事就没那么幸运了。一位中年男同事上周打电话给我“吐苦水”。他说,离婚后自己便独自居住,禁足令发布后,自家吃的食物都不太够,有时只能点外卖。更苦恼的是,疫情使得他暂时无法到前妻那里,与两个可爱的女儿见面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上午,我在ORA酒店隔离点房内向外望去,窗外是农田和山区景象,我们还在仁川国际机场所在的永宗岛上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上车之后,我所在的车厢中,总共只有两位乘客。

因为我有些许咳嗽症状,工作人员提示我去下一个检查口接受专业医生检查。其中一位医生看了我的材料,询问了咳嗽症状后说:“你从欧洲来,又有咳嗽症状,必须在机场再接受进一步详细检查”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我在巴黎买的口罩坏了,机场工作人员送了一个全新的N95口罩给我。